上海誉胜企业注册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公司注册、代理记账、财务咨询、税务咨询等会计服务的专业上海公司注册机构 联系我们 立刻咨询
外资公司注销
举报已注销企业偷税不服暂存待查处理败诉案例两则
发表于 2019-08-19 浏览:
文章导读:一、岳玉琼等与国家税务总局北京市税务局第三稽查局二审行政判决书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二审行政判决书 (2018)京01行终709号 上诉人(一审原告)刘文花,女,1971年9月7日出生,汉族,住河北省邯郸市涉县。 上诉人(一审原告)岳玉琼,女,1974年9月22...
一、岳玉琼等与国家税务总局北京市税务局第三稽查局二审行政判决书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二审行政判决书

(2018)京01行终709号

上诉人(一审原告)刘文花,女,1971年9月7日出生,汉族,住河北省邯郸市涉县。

上诉人(一审原告)岳玉琼,女,1974年9月22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南部县。

以上二上诉人之委托代理人王梁,天津全唐律师事务所律师。

以上二上诉人之委托代理人冉华维,上海秦兵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国家税务总局北京市税务局第三稽查局,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裕民路12号院C3座。

法定代表人庄祁玮,局长。

委托代理人王家本,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樟,国家税务总局北京市税务局第三稽查局工作人员。

上诉人刘文花、岳玉琼因诉国家税务总局北京市税务局第三稽查局不履行法定职责一案,不服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7)京0108行初992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刘文花、岳玉琼原系北京万家灯火家居装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家灯火公司)位于北京市海淀区南沙滩XX号商铺的承租人,租金交至2016年5月15日。因涉及交纳租金未取得发票的事项,2017年4月14日,刘文花、岳玉琼以EMS特快专递的方式向原北京市海淀区地方税务局稽查局(以下简称原海淀地税稽查局)邮寄《违法查处申请书》,要求对万家灯火公司不开具发票的行为进行查处。该局下属的举报中心于同年4月18日签收申请书,于4月20日制作《检举税收违法行为登记表》,并于4月21日将该检举事项交原北京市海淀区地方税务局清河税务所(以下简称清河所)转办处理。后经调查发现,万家灯火公司于2016年8月22日已办理了地税部门税务登记注销手续,于2017年3月14日已办理了工商部门公司登记注销手续,且该公司的原登记注册地址已拆迁,已不在该地址经营。4月28日,清河所向举报中心回复了上述查办情况。5月2日,举报中心按《违法查处申请书》留存的电话号码联系举报人,由于通话人不是举报人本人,且未取得相关授权,故告知要求举报人与举报中心进行联系。5月27日,刘文花与举报中心取得电话联系,举报中心告知其相关调查情况。因刘文花提出万家灯火公司仍在继续经营,举报中心要求其在两周内提供新证据。因其一直未提交新的证据,原海淀地税稽查局将该举报事项按暂存待查处理。刘文花、岳玉琼认为,原海淀地税稽查局将其举报事项作暂存待查处理,而未依法对万家灯火公司不开具发票的行为进行查处,是不履行法定职责的违法行为,遂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

2018年3月23日,一审法院判决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以下简称税收征管法)第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实施细则》第九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发票管理办法)第四条的规定,原海淀地税稽查局作为按照国务院规定设立、并向社会公告的税务机构,依法负有查处涉税违法行为的法定职权,并对发票违法行为具有相应查处职责。

根据《税收违法行为检举管理办法》第四条、第十四条第三项以及《北京市地方税务局税收违法行为检举管理工作办法》(以下简称北京市税收违法检举办法)第三十条第三项的规定,税务稽查部门设立的举报中心在接到涉税违法行为举报后,应当履行受理、登记、查处并作出处理结果的法定程序。本案中,原海淀地税稽查局下属的举报中心在接到二上诉人的举报事项后,依法进行了受理登记后交由其下属的清河所进行办理,在清河所查明相关情况后,向二上诉人进行了告知,并根据案件情况将举报事项按暂存待查处理。因此,原海淀地税稽查局在对二上诉人举报事项的查处过程中,依法履行了法定程序,在被举报人已注销工商、税务登记,且已不在原地址经营的境况下,依法作出暂存待查处理,其行为不构成不履行法定职责的违法行为。二上诉人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此外,依据发票管理办法第十九条规定,销售商品、提供服务以及从事其他经营活动的单位和个人,对外发生经营业务收取款项,收款方应当向付款方开具发票……第三十五条规定,违反本办法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税务机关责令改正,可以处1万元以下的罚款;有违法所得的予以没收:(一)应当开具而未开具发票,或者未按照规定的时限、顺序、栏目,全部联次一次性开具发票,或者未加盖发票专用章的……上述规定明确了相关单位和个人依法通过经营活动取得发票的权利和义务。因此,二上诉人就其支付商铺租金而未能依法取得发票的事项向原海淀地税稽查局进行举报,原海淀地税稽查局的查处行为与其权利义务之间具备利害关系,二上诉人具备提起本案诉讼的主体资格。

综上,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以下简称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刘文花、岳玉琼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刘文花、岳玉琼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或改判支持其诉讼请求。其上诉理由主要为: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一)原海淀地税稽查局并未依法履行法定职责,一审认定不合理。本案被举报人从经营市场到腾退,一直未出具正规发票,存在偷税漏税行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被上诉人作为被举报人经营时的税务查处主管机关,有权也有义务对被举报人的违法行为予以查处。现上诉人提出了申请并提供了证据,其应当进行查处。而且,偷漏税行为一旦发生,其违法行为必然一直存在,被上诉人应当依法限期对违法行为予以调查处理。(二)被上诉人以被举报人已注销工商、税务登记,且不在原址经营,作出暂存待查的处理不合法。被上诉人虽然已注销工商、税务登记,但其注销前系相关高管经营管理,偷漏税行为必定系此部分人决定,其收益结果系此部分人获得。故查处行为不能仅由于被上诉人注销就不能进行。如果凡是偷漏税案件,只要将公司注销,查处工作就可以暂存待查,则大部分此类案件都是以公司的名义操作,都不用查处,明显与法律不符,也损害国家利益。一审判决对税务查处工作造成不良引导。因此,被上诉人的暂存待查处理明显不符合法律规定,属于怠于履行法定职责。(三)被上诉人的答复不符合法律规定。上诉人在查处申请中,明确要求被上诉人作出书面答复。但被上诉人仅电话告知其中一位上诉人,未告知另一位上诉人。上诉人也告知被上诉人被举报人继续经营的机构的具体位置,但被上诉人并未作出任何查处,也未作出书面答复,明显违法。二、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故适用法律必然错误,其应当依照税收征管法第二十一条、发票管理办法第六条、第十九条、第三十一条、原《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九条的规定,判决被上诉人限期履行法定职责。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被上诉人国家税务总局北京市税务局第三稽查局(因税务稽查机构改革,原海淀地税稽查局受理税收违法案件的职责由国家税务总局北京市税务局第三稽查局承继)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依法予以维持,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在一审中,上诉人刘文花、岳玉琼提交了如下证据:1.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证明刘文花从2009年承租万家灯火公司商铺并进行营业;2.缴费票据,证明二上诉人承租万家灯火公司商铺并缴纳租金等费用,万家灯火公司只开具收据而非正式发票;3.邮单及签收记录,4.《违法查处申请书》,上述证据证明二上诉人于2017年4月17日向原海淀地税稽查局提交《违法查处申请书》,请求履行法定查处职责,该局于次日签收。一审法院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予以认可,但不认可其证明目的。

在一审中,原海淀地税稽查局提交了如下证据:1.《海地税人[2014]6号《北京市海淀区地方税务局关于调整稽查机构的通知》,证明其设立举报中心,举报中心负有受理、处理检举事项和答复的法定职责;2.《违法查处申请书》及所附材料,证明二上诉人向举报中心寄送《违法查处申请书》等检举材料,检举万家灯火公司存在涉税违法问题;3.《检举税收违法行为登记表》2份及50号转办函,证明举报中心将检举事项交清河所调查核实处理;4.《查办情况报告》、《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实地核查表》及工商登记注册基本信息,证明经调查核实,清河所将查办情况反馈给举报中心;5.《检举税收违法行为审批表》、《税收违法检举案件告知记录单》及录音光盘,证明举报中心向刘文花简要告知调查情况,要求其提供新证据,目前该案按暂存待查处理。一审法院对上述证据均予以采信。

经审查,本院同意一审法院对证据的认证意见,对一审判决查明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2018年8月17日,国家税务总局北京市税务局发布2018年第8号《国家税务总局北京市税务局关于国家税务总局北京市税务局稽查局等5个税务稽查机构工作职责的公告》,其中明确规定,“国家税务总局北京市税务局第三稽查局,负责海淀区、门头沟区、昌平区、延庆区、西站地区内税收、社会保险费和有关非税收入违法案件的查处以及查办案件的执行工作,受理税收违法案件的举报”。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原海淀地税稽查局在收到上诉人的查处申请后,是否履行了其法定职责。

《发票管理办法》第十九条规定,“销售商品、提供服务以及从事其他经营活动的单位和个人,对外发生经营业务收取款项,收款方应当向付款方开具发票……”,第三十五条规定,“违反本办法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税务机关责令改正,可以处1万元以下的罚款;有违法所得的予以没收:(一)应当开具而未开具发票,或者未按照规定的时限、顺序、栏目,全部联次一次性开具发票,或者未加盖发票专用章的……”。根据上述规定,税务机关对于收款方未向付款方开具发票的违法行为具有查处的法定职责。因此,上诉人就其向万家灯火公司支付租金而未能取得发票一事向被上诉人进行举报,被上诉人的查处行为与上诉人之间具有利害关系,一审认定上诉人具备提起本案诉讼的原告主体资格并无不当,本院予以支持。

《税收违法行为检举管理办法》第十四条第三项规定,“举报中心将检举事项登记以后,应当按照以下方式分类处理:(三)检举事项不完整或者内容不清、线索不明的,经本级税务机关稽查局负责人批准,可以暂存待查,待检举人将情况补充完整以后,再进行处理”。本案中,根据已查明的事实,原海淀地税稽查局下属的举报中心于2018年4月18日收到上诉人的《违法查处申请书》后,将该案转交清河所办理。清河所经核查发现万家灯火公司已分别于2016年8月22日、2017年3月14日办理了税务注销手续和工商注销手续,并将上述情况向上诉人进行了告知。在万家灯火公司的企业法人主体资格已不存在的情况下,原海淀地税稽查局作出暂存待查及终止调查的处理并无不当。因此,上诉人认为原海淀地税稽查局未履行法定职责的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北京市税收违法检举办法第四十四条规定,“举报中心向实名检举人告知查办结果时,应根据检举人的要求采取口头或书面的方式予以答复”。第四十五条规定,“……对书面答复的,举报中心应填制《税收违法检举案件检查情况书面告知书》,在举报中心接待场所确认检举人身份后,给予检举人书面答复”。本案中,上诉人在《违法查处申请书》中明确要求书面答复,而举报中心在未告知上诉人前往举报中心确认身份的情况下,仅以电话告知的方式予以口头答复,在答复方式上存在瑕疵,但该瑕疵尚不足以构成程序违法,不影响本案结论。

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并无不当。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刘文花、岳玉琼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魏浩锋

审判员  李茜

审判员  王坤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书记员  易梦





二、王颖与北京市东城区地方税务局等一审行政判决书




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

一审行政判决书

(2018)京0101行初41号

原告王颖,女,1972年3月11日出生,汉族,北京市人,无业,住北京市西城区。

被告北京市东城区地方税务局稽查局,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体育馆西路8号。

负责人李龙,局长。

出庭负责人王振松,北京市东城区地方税务局稽查局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赵亮,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北京市东城区地方税务局,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外西滨河路18号院6座。

法定代表人赵增科,局长。

出庭负责人赵雪,总法律顾问。

委托代理人柏竹梅,北京市东城区地方税务局干部。

委托代理人王家本,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王颖不服被告北京市东城区地方税务局稽查局(以下简称地税稽查局)作出的暂存待查处理告知及被告北京市东城区地方税务局(以下简称东城地税局)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8年1月2日立案后,于法定期限内向二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4月1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王颖,被告地税稽查局的出庭负责人王振松及委托代理人赵亮,被告东城地税局的出庭负责人赵雪及委托代理人柏竹梅、王家本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7年7月12日,地税稽查局向王颖作出《税收违法检举案件检查情况书面告知书》(以下简称暂存待查处理告知),告知内容为:经我局调查核实,北京科羽翎化妆品有限公司已于2016年4月7日在我局办理注销税务登记,于2016年4月25日在东城区国家税务局第五税务所办理注销税务登记,于2016年7月25日在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东城分局办理营业执照注销登记,现该纳税人实际为注销状态。根据税总发【2016】71号《税务稽查案源管理办法(试行)》第二十一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项的规定,对该检举案件做暂存待查处理。王颖不服,向东城地税局提出行政复议申请,东城地税局于2017年11月24日作出东地税复字[2017]7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以下简称7号复议决定),维持了地税稽查局对王颖检举北京科羽翎化妆品有限公司的事项作出的暂存待查的行政行为。

原告王颖诉称,原告于2017年2月向12306举报了北京科羽翎化妆品有限公司未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的违法行为。后被告地税稽查局于2017年8月11日向原告送达了暂存待查处理告知。但原告认为,根据《税务稽查案源管理办法(试行)》的规定,对检举内容详细、线索清楚的案源应该立案审查,原告是在丰台区社会保险基金管理中心获悉北京科羽翎化妆品有限公司未缴纳个人所得税的详情,人员名单,收入金额,应缴纳时间等,线索均很清晰,并且丰台区社会保险基金管理中心也提出税务机关开具协查函该中心就可以向税务机关提供北京科羽翎化妆品有限公司的人员名单、收入金额、应缴纳时间等具体信息。北京科羽翎化妆品有限公司在未注销前向被告进行虚假个人所得税申报,被告在该公司未注销前未尽到税务稽查责任,从未实际对该公司偷税行为进行实际检查,造成该公司有偷税行为还顺利的进行了注销,对原告的举报不但未进行调查处理,还以北京科羽翎化妆品有限公司已注销为由作出暂存待出的处理结果,再次对该公司的违法行为放弃进行实质查处。请求法院撤销被告地税稽查局作出的暂存待查处理决定,撤销被告东城地税局作出的7号复议决定,并责令被告地税稽查局立案查处。

原告王颖向本院提交了京丰社稽告字(2016)第051号《北京市丰台区社会保险基金管理中心稽核情况告知书》,证明原告举报的北京科羽翎化妆品有限公司在存在偷漏税违法行为的情况下被核准注销。

被告地税稽查局辩称,一、我局对举报事项具有决定是否予以稽查的职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以下简称《税收征管法》)第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实施细则》(以下简称《征管法实施细则》)第九条及《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关于印发

的通知》二、机构设置(二)直属机构的设置中的规定,以及北京科羽翎化妆品有限公司为北京市东城区地方税务局所管辖的纳税人这一事实,被告具有对原告检举事项进行调查核实并决定是否予以稽查的职权。二、我局作出的暂存待查处理决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处理结果适当。2017年4月14日及4月28日,北京市地方税务局税务违法案件举报中心分别向我局作出两份《北京市地方税务局税收违法检举事项交办函》,我局据此收到了原告检举的税收违法行为的线索。由于检举事项不明确,根据《税务稽查案源管理办法(试行)》第十七条的规定,我局经与原告电话沟通,原告于2017年5月25日到我局重新明确了检举内容。根据《税务稽查工作规程》第十八条第(三)项的规定,我局于2017年6月1日将案件交由被检举人北京科羽翎化妆品有限公司的主管税务所东城地税局建国门税务所调查核实。2017年6月8日,建国门税务所向我局反馈,被检举人已于2016年4月13日通过正规程序办理了注销税务登记,检举人所反映的问题无法查证。为此,我局于2017年6月26日作出《税务稽查调查核实(包括协查)任务通知书》,将案件转其下设的检查四科继续调查核实。经继续调查获知,被检举人于2016年7月25日完成了工商登记注销。2017年7月7日,检查四科经对被检举人进行实地核查,进一步确认其登记注册地已为其他公司所在地,其登记经营地亦为其他公司所在地。根据上述核查事实及《税务稽查案源管理办法(试行)》第二十一条第(二)项的规定,我局于2017年7月12日经负责人批准,决定对被检举事项暂存待查。2017年8月10日,我局将暂存待查处理告知送达原告。我局已经履行了案源处理的各项职责,处理结果合法、适当。三、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不能成立。根据《个人所得税》第八条的规定,用人单位就其向员工发放的工资,依法负有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的义务。根据《税收征管法》第四条及《民法通则》第三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扣缴义务人的主体资格依法确定,涉案扣缴义务人即被检举人已经注销的法律效果相当于自然人死亡,在《税收征管法》没有规定对扣缴义务人注销后继承其纳税义务及扣缴义务的主体作出规定的情形下,税务机关不能再对已经消灭、不存在的被检举人进行立案稽查并追究法律责任。因此,原告要求我局对已经注销的被检举人予以立案检查,违反法律规定,我局无法作出行为。综上,我局作出的暂存待查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地税稽查局于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材料:

1、北京市地方税务局税收违法检举事项交办函二份,证明被告收到原告检举的税收违法行为线索;

2、检举税收违法行为记录单及检举人身份证明,证明经被告通知补正,原告重新明确了检举内容;

3、税务稽查案源审批表(编号:2017-0034)及地税稽查局转办函,证明被告依法向建国门税务所转办案件以调查核实检举事项;

4、北京市地方税务局注销税务登记证明、送达回证及东城地税局税收违法行为检案件调查报告单(举报案件编号:31101011700005),证明建国门税务所经过核实发现被检举人已经注销,检举事项已无法核实;

5、税务稽查案源审批表(编号:2017-0035)、《税务稽查调查核实(包括协查)任务通知书、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网页截屏、实地核查照片,东城地税局税收违法行为检举案件调查报告单(举报案件编号:2017-0012),证明被告依法将检举事项转交检查四科继续调查核实,经进一步核查,被检举人已经办理工商注销登记,且已经不在注册地及经营地进行经营;

6、暂存待查处理告知及送达回证,证明被告经过调查核实做出了暂存待查处理决定并送达告知原告。

被告东城地税局辩称,一、我局是有权的复议机关。根据《税务行政复议规则》第十九条第(二)项的规定,由于地税稽查局是我局的直属单位,故我局有权受理原告对地税稽查局提起的行政复议案件。二、我局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符合法定程序。我局收到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后,依法履行了通知补正申请、受理、通知答复、听证、延期审批及通知、复议审查并作出复议决定及送达等各项职责,复议程序合法。三、我局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认定事实依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并无不当。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东城地税局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材料:

1、行政复议申请书及邮寄送达确认书,证明原告2017年8月29日向被告提出行政复议申请;

2、行政复议申请材料补正通知书、送达回证、情况说明及行政复议接待笔录,证明被告通知原告补正复议申请材料的情况;

3、行政复议申请受理通知书及送达回证,证明被告依法受理了原告提出的复议申请并履行了通知义务;

4、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及送达回证,证明被告通知被申请人在法定期限内提交行政复议的书面答复、作出该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依据等;

5、行政复议被申请人答复书、证据及法律依据目录,证明被申请人在法定期限内作出了行政复议答复并提交了证据及法律依据;

6、行政复议听证通知书、EMS邮单、邮件送达记录、送达回证及听证会笔录,证明被告按照法定时限对原告履行了听证通知义务并召开了听证会;

7、行政复议案件延期呈报表、行政复议延期通知书、EMS邮单、邮件送达记录、送达回证,证明被告经负责人批准延长本案审理期限30日并通知原告;

8、7号复议决定书的EMS邮单、邮件送达记录及送达回证,证明被告在法定时限内作出并送达了行政复议决定。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上述证据作如下认证:原告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其所要证明的问题,对待证问题不具有证明力,本院不予采信。二被告提交的全部证据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中规定的提供证据的形式要求,内容真实,取得方式和程序合法,与本案具有关联性,能够证明本案事实,本院予以采纳。

经审理查明,2017年4月14日及4月28日,地税稽查局收到王颖检举的关于北京科羽翎化妆品有限公司存在税收违法行为的线索。经与王颖沟通进一步明确检举内容之后,地税稽查局于2017年6月1日将案件交由东城地税局建国门税务所调查核实。经建国门税务所调查发现,北京科羽翎化妆品有限公司已于2016年4月7日在东城地税局办理了注销税务登记手续。地税稽查局于2017年6月26日将案件交由地税稽查局下设的检查四科继续调查核实。经检查四科继续调查发现,北京科羽翎化妆品有限公司已于2016年7月25日办理了注销工商登记手续。2017年7月7日,检查四科对北京科羽翎化妆品有限公司进行了实地核查,未发现该公司在原注册登记地及经营地经营。地税稽查局根据上述核查事实及《税务稽查案源管理办法(试行)》第二十一条第(二)项的规定,于2017年7月12日决定对王颖检举的事项予以暂存待查,并于2017年8月10日向王颖送达暂存待查处理告知。王颖不服,于2017年8月29日向东城地税局提交了行政复议申请。东城地税局于当日予以受理。2017年9月4日,东城地税局向王颖送达行政复议申请受理通知书,并向地税稽查局送达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要求该局在10日内对行政复议申请提出书面答复并提交证据、依据等材料。2017年9月7日,地税稽查局向东城地税局提交了行政复议被申请人答复书、相关证据材料和法律依据。东城地税局于2017年10月17日组织听证会,于2017年10月24日办理了行政复议案件延期30日的审批手续并通知王颖。经审查,东城地税局于2017年11月24日作出7号复议决定,并分别送达王颖和地税稽查局。

本院认为,《税收征管法》第十四条规定,本法所称税务机关是指各级税务局、税务分局、税务所和按照国务院规定设立的并向社会公告的税务机构。《征管法实施细则》第九条第一款规定,税收征管法第十四条所称按照国务院规定设立的并向社会公告的税务机构,是指省以下税务局的稽查局。稽查局专司偷税、逃避追缴欠税、骗税、抗税案件的查处。《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关于印发

的通知》第二条“机构设置”第(二)项“直属机构的设置及职能”规定,东城区地税局稽查局为东城区地税局依法对外设置的直属机构。其主要职责是:……承办涉税举报案件;……。根据上述规定,结合原告王颖所举报的北京科羽翎化妆品有限公司为东城地税局所辖纳税人这一事实,被告地税稽查局具有对原告王颖的涉税举报事项进行办理、调查核实并决定是否予以稽查的法定职责。《税务行政复议规则》第十九条第(二)项规定,对税务所(分局)、各级税务局的稽查局的具体行政行为不服的,向其所属税务局申请行政复议。据此,被告东城地税局具有对其直属机构地税稽查局作出的行政行为进行行政复议的法定职责。

国家税务总局税总发[2016]71号《税务稽查案源管理办法(试行)》第十七条规定,案源处理是指案源部门对收集的案源信息进行识别和判断,根据案源类型、纳税人状态、线索清晰程度、税收风险等级等因素,进行退回或者补正、移交税务局相关部门、暂存待查、调查核实(包括协查)、立案检查等分类处理的过程。第二十一条第(二)项规定,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作暂存待查处理:纳税人状态为非正常、注销或者税收违法线索不清晰的检举案源信息可以作暂存待查处理。本案中,被告地税稽查局接到原告王颖的检举线索后,经交办相关部门调查核实后,发现原告王颖所检举的北京科羽翎化妆品有限公司已早于原告王颖检举之前办理了税务和工商注销登记,故被告地税稽查局对原告王颖所检举的事项根据上述规定作出暂存待查处理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并无不当。被告东城地税局针对原告王颖的行政复议申请,履行了受理、审查、召开听证会、延期,并在法定期限内作出7号复议决定,复议决定合法。原告王颖所主张的被告地税稽查局在北京科羽翎化妆品有限公司未注销前未尽到税务稽查责任致该公司在存在税务违法行为的情形下仍得以顺利注销的问题,属于税务机关是否依法办理公司税务注销登记手续的问题,不属于本案应当审查的范围。综上,原告王颖关于撤销被告地税稽查局作出的暂存待查决定及被告东城地税局作出的7号复议决定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依法应予驳回。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王颖的全部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五十元,由原告王颖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提起上诉,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递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刘晓

审判员  曾玮

人民陪审员  张秀兰

二〇一八年六月五日

书记员  杨建军
返回上一页
上一篇:上海注销外资公司的流程和材料
下一篇:梅城某健身房老板卷款跑了?公司注销后竟还收取32万多!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
快速申请办理
称呼: *
电话: *

订单提交后,10分钟内,我们将安排工作人员和您联系!

热点资讯
联系我们

上海誉胜注册有限公司
联系人:小美
热线:021-31009725
QQ:3004675821
地址:上海市闸北区长安路1138号华东大厦14楼

Copyright ? 2008-2018 www.cppinfo.com 版权所有 上海注册公司网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总部地址:上海市静安区长安路1138号华东大厦26楼A-B-C座 电话:021-31009725